麻豆传媒剧情磁力链接

♂? ,,

我一直向前,再没回头。

身后一片肃静,不知道派克又是怎样的心情。

前方的路仍旧一片幽暗,手电筒的光芒远远照去,也只能留下短暂的光明。

我沿着通道接连拐了几道弯后,猛地一下想起了什么,顿时站住了脚。

不对啊!

我们临下水的时候,希尔曾经当着所有人的面交给丽娜一个小铜球,说是若遇到实在无法抵御的危险就扔出来,可保三分钟之内平安无事,这可都是所有人都知道的!

他这用意很明显,第一是给我们吃一颗定心丸,第二也是警告,不要对丽娜动什么歪心思。

以希尔的实力来说,他亲手相赠的护身之物,肯定不简单!

而且,派克还曾亲眼见过,他送给威廉的十字架又是何等厉害。

派克既然想对丽娜痛下杀手,那这小铜球必然也在他的考虑之内!

也就是说他敢于这么做的原因,只有两个,要么是与我们分开这段时间里丽娜把小铜球用掉了,要么就是被派克偷走了。

追梦的女孩的幸福感觉

从几人厮杀的现场来看,丽娜并没有用出。

她和范冲应该是主动落下悬崖的,从而出其不意击杀对手,再利用飞爪爬上来。

也就是说,他们在落下悬崖之前,并没有使用小铜球。

如果是这样的话,派克也绝不会冒然动手。

如此说来只剩了一种可能,那小铜球就在派克身上。

他自称魔术师,既然能从威廉身上换取戒指,那从丽娜身上偷个小铜球就更不算什么事了。

也就是说我刚才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的时候,那铜球就在他身上。

如果我真的动了杀心,想要结果他性命的话,他会怎么办?

甘愿受死?还是启动小铜球?这会不会又是一个圈套?

我一想到这儿,不由得脊背发凉。

我按住斩鬼神双刀,转身折返回去。

派克用来伪装成石头的魔术布早已烧成灰烬,地上的血迹早已干涸,可派克却不见了踪影!

我一直追到了悬崖边,仍旧没有发现。

沾着他的血迹又祭了一张追魂符,可那符纸却围着我绕了三圈之后就噗的一声熄灭了。

嗯?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。

第一种,是这人已经死了,魂魄消散,根本就追踪不到了。

另外一种就是被更为强大的力量所干扰了,追魂符突破不了阻碍,无能为力。

派克的本事古里古怪,可在他送我戒指那天就已经试过了,他根本就不会什么阴阳之术,之所以丽娜说所有人身上都带着阴极之力的原因,可能就是缘于那一枚被冬老设下了蛊毒的戒指。

既然如此,这追魂符怎么会失效呢,难道他真的死了?

可他又是怎么死的?死到哪里去了?

我打着手电筒沿着来回路径,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两三遍,仍是没有任何发现。

这家伙跟我说的那一番话,到底是真是假?

派克和威廉,到底谁在撒谎?

这些人不但各个实力惊人,智力,演技也都是一顶一的高手,稍不留神就会变成傻子,被人玩的团团转。这满船上下,除了练习巨灵功确实无法撒谎的卡罗夫之外,无论谁的话可都尽信不得。

我闷头想了半天,仍是没得出确切的结论来,只好依旧照着原路返回。

这一路走来倒是平平静静的毫无阻碍,别说什么危险了,路上连一块拌脚的小石子都没有。

走着走着,前方出现了一道门。

这门很奇怪,既不是圆形,也不是方形,而是个人形。

没错,就是个人形的大门!

脑袋,胳膊,两腿一应俱,就那么从石壁间穿了过去。

等我走到近前一看,顿时呆住了。

这哪是什么人形大门啊,分明就是有人从这里硬生生的撞碎石壁冲进去的!

石壁足有两尺多厚,里边的地面上散落着一片圆弧形的碎石头,拼接起来正好就是那个人形的破洞。

这是谁干的,这本事也太恐怖了吧!

我打着手电筒又仔细的看了看,终于认出了那个撞出人形大门的主人。

是白鹤道长!

左肩上有一块长条形的凸起,那是剑柄留下的,右手边,有一个长杆形的延伸,那是马尾拂尘,头上多出一个小圆包,那是高挽的道髻……

剑在鞘,两袖抛,从这形态都能看得出来,他当时撞壁而入的时候,是何等的写意洒脱。

我望着石墙呆呆的看了好半晌,这才从惊愕之中醒过神儿来,继续朝前走去。

四五米之外,又发现了他的一道脚印。

深入石面三寸多深,十方履的鞋底牢牢的印在石板上,清晰无比。

远隔四五米外,又是一道,这次是右脚。

我前后扫量一番,仿若亲眼所见一般,眼前呈现出现了这样一副画面。

白鹤长袍,须发如雪,长袖飘飘,一脚穿石,凌空飞渡……

这,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道教神仙嘛!

我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看装在我背囊里的古剑,拂尘,满心之中既惊又喜。

怪不得江大鱼一直吵着要我分他一件宝贝呢,白鹤道长如此了得,他随身所带之物又岂是凡品?

这一下我可发大财了。

不过,既然老道长的宝物落在了我手里,我可一定要对得起这份机缘,否则这可是天大的罪过。

我满心欢喜的追随着老道长的脚步,一直走出四五十米,地面突然变了模样。

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碎石,高高低低的累起了好几座小山,从那些破碎的石块上能看的出来,是独眼石人。就和我们在水里看见的一模一样,只不过是红色的。

四周的墙壁上,是一道又一道深达半尺的剑痕。

这都不是宝剑直接砍上去造成的,而是出鞘的剑气所致。

石人碎成大大小小的无数块,分在两边层层堆叠,可正在中间仍是坦途一片,别说石子了,连灰尘都没有多少。

从印在石板上的印记来看,老道长的的脚步半点没停,似乎劈砍这些石人只是随手而为,随意挥就而已。

先不说做这件事的难度有多大,光凭这份气度和洒脱就远非常人能比。